「我以為你會順着我的話安慰我。」

「安慰?你是說誇你年輕?」

俞飛虹眼神一閃,看着楊琛:「難道我很老?」

楊琛啞然失笑:「歲月從不敗美人。」

「那你還是在說我老咯?」

「沒有。在我的印象里,除了【竹葉】這個角色,你跟以前比並沒有太大變化,反而像是一壇埋藏起來的女兒紅,越來越美。」

「你在跟人交流的時候,常常會讓人忽略你的年齡。你的思維模式、交談方式,給我的感覺是,坐在我對面的是一個跟我同齡的紳士。」

「哈!這應該是對我的讚譽,我很榮幸。」楊琛聳聳肩,「當然,這是在我沒有喝醉酒的時候。」

俞飛虹一下子笑了起來:「對了,你真的看過《竹》這部電影?」

「當然,我沒必要騙你。事實上你跟你小時候一點兒也不像。如果不是演員表,我不會知道那個應該正在換牙的小女孩兒居然是俞飛虹。」

「啊~」俞飛虹忽然莫名有些羞恥起來,像是被人翻到了自己的黑歷史,她喝了一口咖啡強壓下來這種感覺,「那個時候我還很小,而且那部電影的造型很土。我都沒想到你會看過這部戲。」

「唔~」楊琛沉吟著,「你那個時候正在換牙,應該只有七八歲。」

楊琛說着笑起來:「不過你很有靈氣,起碼死亡的那一幕,嗯,倒下的姿勢很有儀式感。」

「你能不能不要老提我換牙的事?」

俞飛虹此時已經確定楊琛確實看過這部電影,不過之前那種莫名的羞恥感隨着楊琛此時的笑忽然就消散了,反而產生了一種奇妙的錯覺,彷彿已經跟楊琛認識了很久一樣。

可能是因為,最羞恥的黑歷史都被對方知道了,反而抹去了原本心裏的防線。

俞飛虹感受着那種奇妙的錯覺,看着面前溫潤笑着的楊琛,他的笑容溫暖而純粹,跟醉酒時的樣子判若兩人:「你今年到底多大?」

「十七。」

俞飛虹驚訝道:「你居然還是未成年?」

楊琛豎起一根食指搖了搖,正色道:「我應該糾正你一點。在你面前坐着的是一位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

俞飛虹嘆了口氣,「你居然比我小十二歲。」

「嗯?不應該是十三歲嗎?」

「你說什麼呢?」俞飛虹很不滿,「我還沒到三十呢!」

楊琛仔細打量着眼前的佳人,在她抱怨的時候,楊琛彷彿產生了一種錯覺,眼前坐着的彷彿是一個天真的少女。

「喂!」俞飛虹伸手在楊琛眼前揮了揮,「回神了!」

楊琛輕輕攪拌著咖啡,嘆了一口氣。

俞飛虹很奇怪:「怎麼了?」

「沒什麼。既恨我生遲,又恨君生早。」

俞飛虹再次忍不住掐了掐楊琛的臉:「什麼意思?還是說我老?」

楊琛感受着俞飛虹指尖的溫潤,沒有掙扎:「淑女不會掐一個紳士的臉蛋。」

俞飛虹收回手,臉上掛着調皮的笑:「我可不是淑女,你別忘了,他們都叫我飛哥!」

楊琛搖搖頭,沒有說話,吃了一口甜點。

俞飛虹捧著臉看着這一幕,忽然想起一件事,問道:「哎,你說你是作協會員?」

「嗯,今年新晉會員,怎麼了?」

「啊?今年才進的作協?」

「嗯,去年兩位前輩引薦,今年才通過的審核。」

「那你認識須蘭嗎?」

「須蘭?認識。」楊琛點點頭,問道,「怎麼?你喜歡她的作品?」

「你真的認識她?」俞飛虹有些驚訝。

「你應該沒關注前半年的媒體消息。」楊琛道,「之前我去參加了首屆網絡文學大賽的頒獎典禮,典禮的舉行地點就在上海,所以我在那裏和須蘭有過一面之緣。」

「那你能聯繫到她嗎?」

「可以,我當時留了一些人的聯繫方式。」楊琛拿出手機,翻著通訊錄,「要我把聯繫方式給你,還是到時候我來做個中人?」

「如果你能居中聯繫更好,有個熟人引薦更便於溝通。」

楊琛聞言停下翻著通訊錄的手指,看向俞飛虹:「說說你的聯繫方式。」

俞飛虹報了個手機號碼,很快,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我的號碼,只要給我打電話,隨時樂意效勞。」

俞飛虹拿出手機把楊琛的號碼存下來,「你把須蘭的號碼也留給我吧?」

楊琛笑着遞過手機:「怎麼,想繞開我這個中間人,中途跑單?」

俞飛虹沒理他,接過手機,把須蘭的號碼也記下來,「你沒存我的號碼?」

「存了啊!」

「X直接跳到了Z,哪有我的名字?」

「你可以撥過來看看。」

俞飛虹撥通了楊琛的手機號,手機上顯示來電:高壇主。

俞飛虹掛斷電話,把楊琛的手機遞還給他:「為什麼要存高壇主?」

楊琛接過手機:「因為【赤龍壇】壇主高玉寒這個角色是我們相識的開端。而且我想,現實里,除了我之外應該沒人會這麼叫你了。」

「那我應該給你存個什麼名字?」

楊琛聳聳肩:「這是你的自由,哪怕是【醜八怪】我也不會介意。」

「這個主意不錯!」

「嗯?你覺得你這麼干對得起我這張臉和你的良心嗎?」

俞飛虹恍若未聞,興緻勃勃改著名字。

楊琛攪拌著咖啡,笑着看着她。

時光仿若在這一刻定格。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最新章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全文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txt下載、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免費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

斷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一等帝君、陳年邪事、葉長生的彪悍人生、

。 第988章蕭蒴臉上的陰沉終於被撕破,

「蕭鳳棲,你收買了朕的人?」

「收買?呵……鍾寰從十二歲開始就已經是我的人,你可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多久,十六年,整整十六年!」蕭鳳棲的聲音平靜,可壓抑在那平靜之下的是深沉的恨意。

鍾寰退了下去。這裏外包圍的都是蕭鳳棲的人。他早已經在暗中部署好,今日他死,蕭蒴亦是活不了多久,他身邊的人早已經被他悄無聲息的換掉。

葉一航也沉了臉,完全沒想到事情會突然出現這樣的反轉,他抿著唇,悄悄的動了下身子,卻嗖的一聲,一枚利箭當空而至,直接釘在他的腳邊。

葉一航臉色瞬間難看的厲害。他們被弓箭手盯視着,動彈不得。

「大哥,怎,怎麼辦?」葉知秋這會兒也知道好怕了,這蕭鳳棲怕不是瘋了,他竟然真的想弒君,那她還有活路嗎?

「景行……」雪貴妃怔怔出聲,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不過一次錯誤,會將事情演變成這樣。

蕭鳳棲目光輕輕的從她的臉上瞥過,清冷的陌生的,雪貴妃瞬間落了淚。

「景行,他是你父皇,你要做什麼啊?你真的要殺你父皇嗎?你這樣會被天下人唾罵的,他是君,是父,你不能弒君弒父啊,娘親知道你受了委屈,受了苦,可是有什麼話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好不好?」雪貴妃紅著雙眼出聲喊道。

「母妃,你真是太天真了……」蕭鳳棲嘆息了一聲。這些人,每一個值得他留戀,包括他是非不分的母妃。

不過沒關係,他不在乎,他還有臻兒……

「雪貴妃,景行之前毒蠱發作,跟你說過的話您忘記了嗎?」秦臻好心疼蕭鳳棲,雪貴妃此時說這種話無疑是在他心口上撒鹽。

「可是,可是皇上說他沒有……」雪貴妃搖了搖頭道。蕭鳳棲看了看這灰濛濛的天色,壓抑沉悶的像是人的內心,他的視線清冷而又寒涼,終是開口,

「十六年前,你便已經在我身上下了火寒蠱,天下第一毒蠱,每月發作,毒入骨髓,痛不欲生,初期發作整個人如墜冰窖,中期之時如烈焰焚燒,恨不得粉身碎骨,後期冷熱交替……冰里走火里行,生不如死……而我的壽命今年已是極限,若不出意外,我將會死在兩個月後,蕭蒴,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蕭鳳棲一席話,震驚了滿院的人。

君家一門面色都變了,只聞這毒蠱的名字就讓人心裏發寒。蕭蒴沉了臉,不說話。

蕭鳳棲也沒想他會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兒承認,蕭蒴此人慣是道貌岸然。

「怎,怎麼會?玄王爺,您是皇上和雪貴妃的親生兒子,皇上又那般寵愛雪貴妃,皇上為什麼要這麼做?」君雷霆最是不解,便也直接問出聲來。

「是啊,皇上,君大將軍在問你呢,你為何要這麼做?」蕭鳳棲冷嘲的問道。

蕭蒴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今天是他大意了,他完全沒料到會是這麼個情況。

他一代君王,竟被一個病秧子給逼到了這個份上。他看着站在台階之上的蕭鳳棲,眼中的厭恨一層一層漫出來,只聽他冷笑一聲,終是開了口,

「為什麼?因為朕恨你入骨,恨不得你活在地獄,受盡折磨,生不如死啊……!」 歐陽澤看着手機屏幕,「嗤」了一聲。

「重色輕友的傢伙!」

顧汐愣愣地站在街上良久。

現在基本可以確定,霍霆均騙了她。

他那天晚上,根本就沒有跟歐陽澤在一起喝酒,如果他心裏沒有鬼,為什麼要撒謊呢?

「霍霆均,難道蔣悅悅所說的,都是真的嗎?」她喃喃自語。

在她滿腦子都是霍霆均和蔣悅悅的時候,霍霆均的電話,恰逢其時地來了。

顧汐手機屏幕上他的名字,忽爾覺得有點刺眼。

她接了。

「喂,霍霆均。」

「小汐,你在哪裏?」

顧汐的視線掃過眼前這片街景:「我在外面。」

她的口吻淡冷得讓霍霆均心悸。

「在外面哪裏?我過來找你。」

「你不是在上班嗎?不用過來,我還有點事情要辦。」顧汐現在心亂如麻。

「你不說你的位置,那我只好出來慢慢找了,北城雖然挺大,但要找到你,還是不難的。」那頭的男人完全一副非要她供出位置不可的姿態。

「霍霆均,你能不能不要這麼霸道?我想冷靜一下,行嗎!?」顧汐肝火上升,相戀后這是第一次用不耐煩的口吻跟他說話。

顧汐把電話掛了。

掛了之後,她又有點後悔。

她的話會太過份嗎?

可一想到,他有可能跟蔣悅悅做了那種事,她滿身的五臟六腑都像被什麼東西撓著一樣,很是難受。

顧汐在附近一家星巴克坐下,隨便叫了一杯咖啡。

喝下第一口時,苦澀得她皺眉。

「咖啡不放糖,當然苦了。」

男人動聽的聲音,在面前響起。

顧汐乍然一驚,抬眸,看着面前的葉舒。

「葉教授,你怎麼會在這裏?」

葉舒淡笑着坐下:「我路過這裏,看見你一個人獃獃坐着,似乎心事重重。」

「哦……」顧汐心不在焉地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