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地牢對它們而言,沒任何希望能夠逃脫了。

眼看着為逼迫族長說出真相,外來者派獸將族蜂一一虐殺,這種感覺比直接打在它們身上還要難受、憤懣。

所以此刻,它們都希望好不容易進入這地牢的黑袍人,能夠順帶一起帶走它們的生命。

以免在這兒繼續遭罪、至於可能泄露秘密。

「原來如此,既然是這樣,我——嗯,神佑森林的神蜂族族地,會為你們感到驕傲。」

李子傑也不打算再多說什麼。

生怕下一刻就會打斷自己的決心,或者浪費更多時間將他陷入危機中。

前期對抗外來者的最大保證——偽鎮魔器已被他握在手中。

後期顛覆外來者控制的武器,鎮魔器深淵魔眼繼承方法也被他拿到。

為了這次戰役勝利,他不得不將性命保存下去,防止帶着這些希望在此地埋藏。

手中的劍將這些神蜂族要害部位全部切割。

那些神蜂族長老沒露出任何恐懼,反倒是利劍刺入身軀的那刻,臉上露出解脫表情。

到底是經歷了怎樣的痛苦,才會讓它們認為死亡是解脫啊。

最終來到神蜂族長老面前時,二者默默無言地對視片刻,而後長劍慣例地為其送終。

至此,這座地牢裏除了李子傑外,應該再無活物。

若不是這地下空間內缺乏引燃物和火種,李子傑甚至都想直接將這間地牢給焚毀。

但去找齊這些東西過來焚燒,明顯就是很愚蠢的行為。

李子傑最後再看向這地牢一眼,便進入密道返回密道之間,準備在必要時刻直接離開鎮魔峰。

在進入地牢獲得深淵魔眼傳承方法前前後後,才過去不到兩刻鐘時間。

所以沿途上被他斬殺的影狼屍首,甚至都還沒被發現。

也就是說至少現在為止,他在鎮魔峰上還是處於隱秘狀態。

按照地下密道圖顯示,李子傑又通過這無孔不入的地下通道,前往大寶庫。

那兒陳列著六翼多年來搜集的最精良武器裝備,而手中握著幾乎要磨鈍的長劍,也是時候該換掉了。

果不其然,大寶庫中既沒有守衛、也沒多少被翻動過的痕迹。

這處堪稱鎮魔峰核心區域的房屋,對外來者來說,就像是雞肋般存在的東西。

不過李子傑依舊不敢大意。

畢竟如今處於敵對陣營,稍稍有不慎,就會引發對方全部力量合力圍剿。

而且這裏也不像是在森林中,有足夠空間躲避和周旋。

鎮魔峰上,只要被對方圍住,就是李子傑也不能保證能夠安全逃脫。

在盡量不發出什麼動靜情況下,李子傑將一柄含有黑耀的長劍取出,同時裝備上一身便利輕甲。

甚至於,當他從這間大寶庫側門偷偷溜出出、返回樹枝上準備暗中觀察時,黑袍背後還鼓起一個不大不小的背包形狀突起。

就像是狠狠將主人家搜颳了一頓的賊。

為掩蓋自己還身處鎮魔峰上的事實,李子傑也特意在其他地方造了些痕迹,來誤導對方。

就如直接將通往山腳下密道的大門敞開等,偽造出自己早就離開鎮魔峰的假情報。

這樣做或許會加強對方在密道周圍的防備,可也沒什麼不值得的。

畢竟只要在接下來時間裏,順利完成觀察對方魔物用途的目標。

今後除了最終反攻,就再不需回到鎮魔峰了。

夜幕即將被光明驅逐,李子傑在周圍樹叢中來回穿梭,很快就找出適合在入口觀察並追蹤的路線。

至於那即將到來的白天,也不甚在意。

以前還幾次潛入山門也是在白天,對於他這種程度的潛行技藝來說,已經不在乎白天黑夜了。

只是如果到了白天,像影狼這種暗哨就會減少許多,也令他比較安心。

而且不出意料,現在鎮魔峰上已經發現有諸多影狼在昨晚慘死了吧。

靜靜等待時機。

李子傑潛伏在樹叢中一動不動。

「魔物馴化多少了?」

「現如今已經有一百三十五頭魔物隨時都可調動。」

「很好,幹得不錯,當時宗主大人派你來確實是很正確的選擇。」

「物盡其用吧,即便來的人不是我,你也肯定會用馴化魔物進攻外其他辦法,來完成宗主的任務罷?」

「那倒也沒錯。」

兩個在李子傑口中被稱為外來者的滅世奴,正坐在中央大廳深處交談。

「也不知道神蜂族那群不知死活的傢伙,有沒有交代出來。」

「等等吧,即使它們不交代,只要將其牢牢控制住就行,畢竟深淵魔眼如今在我方控制中。即便不能完全發揮威能,令對方失去一件鎮魔器助力,也是件好事。」

最先開口的滅世奴,如果放在西方世界、保證會第一眼就被人認出,這是個亞人種。

即便身軀大部分都被衣着遮蔽,可露出的特徵也能瞬間確認對方屬於蜥蜴人一族。

其名為【冽雲】,在快過去半年的羅克郡城動亂中,也曾有它的影子浮現。

而坐在它身旁的另一位滅世奴,則名為【魔庇】。

是失心此次派來六連諸峰的助力,擔任冽雲副官類角色。

至於滅世奴之間為何分級,那是因為冽雲的一隻眼睛,早在出發前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嗷!」

突然,一匹影狼忽然闖入他們視線。

「難道神蜂族那群傢伙招供了?」

「嗷嗷!」

影狼像是盡量模仿神蜂族語言和動作,擺出些奇怪姿勢和叫聲、又用狼語複述了遍當時地牢情況。

「從前有座山,山裏有座廟,廟裏有個魔法師畫陣法?」

冽雲面露疑色,不過還是轉頭看向魔庇道:「這裏混進了只老鼠呢。」 修仙無歲月。

秋風颯爽,吹拂在身上帶起絲絲涼意。

顧微羽換下了萬劍宗精英弟子服,換上了一套普通的鵝黃色長衫。

她隨意地盤腿坐於青團之上,手裡拿著一顆嘎嘣脆的青果咬了一口。

酸甜的滋味在口腔內瀰漫開來,顧微羽忍不住享受得微眯了眼。

在她的腳邊,已經成功抽條到半米來高,有了八九片綠葉的小芽兒正緊緊地抱著一塊赤晶石,嫩芽兒探入石頭內,葉片歡快得左右搖擺……

青團十分得通靈性,自動自發地往靈隱城的方向飛去。

顧微羽已成功築基,只要不是特別倒霉得遇見結丹期魔修和妖修,安全一般無虞。

無空界不過是一方小世界,結丹期修士的數量屈指可數,顧微羽倒是並不太擔心。

靈隱城坐落於離雪龍山脈不遠的一處小靈脈上,經由散修聯盟不斷發展,形成了一座堪比萬劍城五大城的大城池。

遠遠地,還未入城,顧微羽便見一大片一大片的紅黃葉鋪滿山頭,帶著秋季特有的蕭瑟之美。

她想到馬上就要到靈隱城見到顧微嵐,心情也不免歡欣雀躍起來。

「青團,我們下去看看。」

顧微羽一指下方的一處山穀道。

青團動作麻溜得往樹林子里一鑽,在一處草叢上落下。

「小芽兒,我們走了!」顧微羽淡淡得開口對蜷成一團的小芽兒道。

「好鴨!」小芽兒枝葉舒展開來,它「抱著」的那塊赤晶石瞬間碎裂成一塊塊小碎片。

小芽兒一陣風似的竄進了落葉堆里,歡騰得像是吃了糖果的小奶娃兒。

顧微羽環顧四周,滿目黃葉堆積,別有一番風味,她索性在落葉間漫步而行,享受著難得的寧靜。

若是有人細瞧的話,便會發現,她的身形看似緩慢,實則每一步都在不斷變換。

小半個時辰后,顧微羽站在一處山坡上眺望遠方的城池,臉上忍不住露出淡淡的笑容。

一對梨渦在她的臉頰若隱若現,一向老成的小人兒難得有了一絲俏皮之色。

「靈隱城!」

顧微羽目光晶亮得看著城門上三個古篆體字。

如今雖然天才蒙蒙亮,城外早已排起長長的隊伍,顧微羽來到隊伍末尾排起來。

一刻鐘后,她順著人流進入靈隱城。

靈隱城作為散修聯盟的總部所在,十分得受散修的鐘愛,城內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是散修。

顧微羽都不用打聽,她彪悍的神識便從周圍源源不斷傳來的各色話語中得到了她最想要獲得的一些訊息。

她腳步未停,直接往她的目的地而去。

一柱香功夫后,她便來到了散修聯盟所在的位置。

「這位前輩,請問你有何事?」

顧微羽才出現,便有一著暗灰色衣衫的少年樂絡得上前一步和她搭訕。

顧微羽被少年的「前輩」驚到了,不過她轉念一想:

她如今已是築基修士,被一個練氣初期的少年喚作前輩,好像也沒毛病?

畢竟在修仙界,一個人的年齡根本無法從臉上看出來。

「你可知獨劍真人?」顧微羽默默消化了自己升級為「前輩」之事,她淡淡得瞥了眼少年,朝他問詢道。

「獨劍真人之名誰人不知?」少年一聽便忍不住激動起來,大有將獨劍真人的豐功偉績都說一遍的仗勢。

顧微羽抿了抿唇,從儲物袋中掏出三顆下品靈石,開口道,「好了,你且帶我去獨劍真人的居所。」

那少年一臉歡喜之色得將靈石接過,轉身往東面走去,「前輩請隨我來!」

顧微羽淡淡得頷首,隨他往東面走去。

兩人往東面轉了幾個彎,最後少年停留在一戶看起來十分質樸的屋子前。

他伸手一直面前的屋子,道,「前輩,獨劍真人的居所到了。」

「嗯。」顧微羽重新拿出兩塊靈石拋向少年,「行了,你去吧。」

少年笑眯眯接了靈石,一溜煙跑遠了。

顧微羽打量了一圈雙門緊閉的屋子,上前一步輕輕扣了扣門,對著院子的方向恭敬得道了一句:

「晚輩顧微羽,求見獨劍真人!」

院子里靜悄悄的,彷彿沒有任何人在。

顧微羽靜靜得佇立在門外,她不急不躁,不卑不亢得候著,等待獨劍真人的回應。

沒一會兒,門吱呀一聲無風自動,露出屋內洞然的小院子。

顧微羽心知這是讓自己進去的意思,她深呼了口氣,抬步走進院中。

門吱呀一聲合上了,顧微羽的目光落在院中的一顆靈棗樹上。

此時已是深秋時節,棗樹上稀稀拉拉懸挂著幾片枯黃的葉子,瞧著不免有些蕭瑟。

棗樹下,一位青衣道人正靜靜地盤坐在樹下的蒲團之上,在他的腰間還懸挂著一柄長劍。

「你便是顧微羽?」青衣道人目光如電,掃視著顧微羽。

「是!」顧微羽垂首低眉,恭順得應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