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頭的汗珠已經從之前的細密微小,到此刻的豆大一般。

「小色……」墨靖堯的聲音更加喑啞了。

整個人都行將要爆炸了一般。

「難受吧?」相比於墨靖堯的煎熬,喻色已經美美噠的下了床。

披上了晨褸,嬌俏的站在床前,居高臨下的審視着墨靖堯。

如果不是她臉蛋上的嫣紅猶在,這一刻絕對是一下高貴優雅的女主陛下。

「這是做……做什麼?」疼可以忍,痛也無所謂,但是,從喻色的銀針落下后,所帶起的可不止是疼和痛,還有此刻這股讓他根本無法忽略的邪火。

這邪火,忍一時可以,忍久了真的忍不了。

尤其,他還是一個無比正常的男人。

正常的再也不能正常了。

「誰讓你欺負我了。」喻色後退了一步,彷彿被墨靖堯嚇到了一樣,微敞的晨褸間,依稀可見墨靖堯之前種下的點點。

清晰入目。

不過是入了墨靖堯的目。

喻色根本不好意思看。

她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小色,明明是你要求的。」墨靖堯的聲音越來越啞,眸色越來越深。

「呃,你血口噴人,我才沒要求你呢,你胡說。」喻色小嘴一撇,這男人長本事了,居然敢帶着骨傷來折騰她,她要是不給他長長教訓,她就不姓喻。

「你說我『不行』,分明就是激將我做……」激將他必須為自己正名,他行。

「……」喻色無語了,深吸了一口氣,狠瞪了一眼墨靖堯,「我說你不行明明就是對的,你受了傷,難道還想行嗎?現在好了,又加重了。」

喻色越說越氣。

已經快要被這個男人給氣炸了。

他的傷,她說的真沒有誇張,是真的加重了。

否則,她現在也不會用這一套全新的針法。

這一套針法,普通人完全承受不了。

正常人只扎一針就會受不了,最多只能堅持十幾秒鐘。

但是現在到了墨靖堯這裏,他已經堅持有幾分鐘了,與正常人相比,墨靖堯的隱忍能力簡直逆天。

聽着女孩的控訴,墨靖堯再次感受了一下身體,甚至於頂着身上的銀針還微動了幾下。

然後隨即他就給出了結論,「小色,我沒加重。」

「呃,你是說你還可以再來一次?墨靖堯,你長能耐了。」喻色咬牙切齒了。

「好象真的可以再……再來一次。」這一句的最末,墨靖堯已經越說越小聲了,因為,他接收到了喻色警告的眼神。

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小眼神。

然後,墨靖堯立刻改口,「不……不可以了。」

否則,他發誓他身上的銀針只會越扎越深,越扎越疼。

其實,這疼他是完全可以忍受的。

不能忍的是那疼所連帶起的身體里的邪火。

越來越強烈。

是的,此刻就是。

強烈的他很想翻身而起,再次把喻色放倒。

那股火,才是真正折磨他的,讓他根本無法疏解的。

喻色望着男人越來越赤的眼眸,不由自主的抿了一下唇,然後就乖巧的後退了一步,以與墨靖堯保持距離,「墨靖堯,算你識相,否則,你信不信我會讓你更嚴重?」

「信。」墨靖堯躺在那裏,視線全都在喻色的身上,「你這不是治傷,是勾……」

後面的,他說不下去了。

他就覺得喻色這一針針的針炙,根本不是再給他治病,根本就是在勾起他身體里的邪火。

看來,剛剛那一輪是把小女人給弄火大了,所以,這一刻不打算放過他了。

「誰說我這不是治病了?墨靖堯,我的醫德難道你還不清楚嗎?我喻色從來不折騰病人的。」喻色說着,轉身去推了把按摩椅到床前,然後舒服的躺靠上去,那自在的小模樣讓墨靖堯磨牙。

其實,他可以自己拔下身上那一針針的。

但是,只要是一想到是喻色的小手一針一針紮下來的,到底是沒有拔下。

忍着疼。

忍着邪火。

而眼睛裏,噴向喻色的也全都是火。

「墨靖堯,你那是什麼眼神?」

「我……我信你。」雖然身體里的感受一直在控訴喻色不信她。

但是,只要是一對上她的小臉,他就信了。

莫名的相信。

再不信,也要相信。

喻色這才滿意的去拿起手機,然後打開了一個音頻軟件,一邊聽音樂一邊刷起了新聞。

「墨靖堯,昨天新江大橋發生那麼大的事故,我和你當時都在現場,怎麼沒人找咱們兩個錄口供?」她翻查著,今天的新聞里好多對新江大橋當事人的採訪。

當時現場的人很多都錄了視頻發步到了網上。

唯獨她和他這裏,安安靜靜,沒有任何人來打擾。

算起來,這樣其實最好。

然,喻色問完了,半天也沒等來墨靖堯的回答。

讓她不由得抬起頭來。

結果,正對上墨靖堯看過來的目光。

四目眸間相對。

「咳……」喻色低咳了起來,小手也掩上唇,「你……你不許那種眼神看我。」

「你現在做的,不就是讓我看你?」墨靖堯終於開口,不過根本沒有回答喻色之前的問題,他的大腦里現在只剩下了邪火,然後被邪火拐帶的眼裏就只剩下了喻色,再無其它。

「誰讓你看我了,你快告訴我,為什麼沒人來採訪我們?是不是你把監控里關於你和我的影像,全都抹除了?」不然,他們兩個這麼大的人,眾目睽睽下在現場走了幾公里,不可能沒人發現他們知道他們當時是在現場的。

「嗯。」

「哇塞,墨靖堯,你太厲害了。」喻色拿着手機,忍不住的起身走向墨靖堯,然後俯首就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墨靖堯,你要好好教我,總有一天,我要強過你。」

聽到『強過你』這三個字,墨靖堯滿臉黑線,「不許。」

「那怎麼也要有你一半,總行了吧?」

「嗯。」

聽到他這下終於答應的痛快了,喻色這才掃向他胸前的銀針,「怎麼樣,現在還舒服吧?」

。 平織煙飛到一處水邊,換下妙柘的麵皮,對著水面凝視自己,想起剛才逗那個俊俏公子的場景,不由得笑出聲音來。

「喲,您倒是高興。」

平織煙聽聲音是位女子,但又不像是梵素思。心說,管你是誰!

水面倒映出一個影子:……淡綠的衫子,翠綠的百褶裙子,裙子上有孔雀綠的織錦……」

平織煙立刻起身,卻被那女子一把按住肩膀!「你怕我嗎?」

「哼!我堂堂仙女,怕你個妖怪!」

「仙不仙,妖不妖,不過是個稱呼而已。借著神仙名分做些狗苟之行,就別給自己貼仙女的名號了。」

平織煙袖出匕首,突然向按住自己的手扎去。那手迅速躲開。平織煙起身就逃,卻被攔下。

平織煙仔細看,這女子竟然與翎吉一模一樣!就對自己說,不可能!仙子使些法術,騙凡人可以。怎麼能騙得了我?

「雕蟲小技。」

「雕蟲小技這四個字,足已說明一切。首先,不知情的見了我,當然要問我是誰!如若認得我的,當然會招呼道:是你啊,翎吉。而你卻認為我是假扮的。為什麼呢?」

這時,另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因為,只有她知道,翎吉明明被她殺了啊?怎麼可能還有翎吉?」說著,梵素思已經飄然落下,看著平織煙,「是不是,妙柘仙子?!」

平織煙「哼」了一聲,「你們真是莫名其妙。」

「對呀!我們也覺得很莫名其妙。你殺了翎吉,又冒充翎吉去告訴越玖天,水龍吟往南方去了的錯誤消息。還冒充神尊宮的妙柘,假裝找水龍吟,跑到我魔家,口口聲聲說翎吉是我殺的。」

翎吉說著,揭下假臉,卻是溫溫。溫溫繼續說,「你以為誣陷我,我們魔家就能內訌,然後搞內鬥,然後如你所願的分崩離析嗎?你才真是莫名其妙。」

平織煙回了一句,「我高興!」

「高興!隨意殺生你還高興。」一個宏亮的聲音,像滾雷一樣在平織煙頭頂上炸響,這倒把她嚇著了。

老魔頭聲音很大,「我今天要殺了你替翎吉報仇。」

平織煙雖然已經上雲駕,卻被三位高手攔住,左突右沖不能出去。

老魔頭一掌拍倒平織煙,梵素思和溫溫用披帛捲住平織煙。平織煙叫起來,「救命啊!你們要是殺了我,湯嘏來滅你們魔巢!」

溫溫笑道,「湯嘏算什麼?」

梵素思說,「死到臨頭還做夢。湯嘏心腸比她毒園子里的葯還要毒三分,她肯為你一個無名小卒枉費心力?」

老魔頭上前,「一掌劈死你都不解恨。」

突然,一道白影飛入圈中,溫溫和梵素思的披帛刺啦斷開。來者順手拎起平織煙眨眼飛出數十丈之外。

這白影只管馭風疾馳,魔家三位並未追上。白影放下平織煙。平織煙坐在地上撫著心口,生出無限惜命的緊張和感慨。哎呀,老天!是哪個大神前來救我?為什麼呢?有誰暗戀我?

平織煙瞧著大神,高個細腰,一襲白色布袍系著藍色腰帶。正背著雙手站在平織煙面前,身形很是修長好看。只是這臉?戴著黑木頭面具,是保護美貌?還是遮醜?

平織煙起身拜了拜,「不知何方大神搭救,真是不知如何感謝。」

「我叫丑奴。」

「丑奴?」

「是的。我自小樣貌生得丑,所以就叫丑奴。」

「哦!」平織煙頗有些失望。「你認得我?」

「從前遠遠見過仙子。」

呀!原來是這樣。平織煙一笑,「你今天是跟著我嗎?」

「正巧路過。聽說仙子是神尊宮差使。」

「是啊。我原本就是召烜太子的仙使。現在他做神尊,我當然要在神尊宮了。」

「那就恭喜您。既然神尊寵信,您的仙途坦蕩,日後成為神尊宮娘娘,還望多提拔我。」

平織煙想著剛才丑奴救自己時,法力相當了得。不由說道,「召烜太子本不喜歡嬌媱,只不過嬌媱借著她家勢利,為了好名聲,非要嫁給召烜,奪去了本屬於我的娘娘尊位。」

「原來如此,那您就該回神尊宮奪回屬於自己的尊位。要不然,修成仙子有什麼用呢?」

「嬌媱很兇悍。對神尊宮管得很嚴。」

丑奴聽了一笑,「你怎麼能回神尊宮去呢?你不知道嗎?召烜喜歡在凡間遊逛。你應該跟蹤召烜,伺機而發。被動,怎麼能成事呢?」

平織煙點頭,又看著丑奴,「你為什麼要幫我?」

「這個,我已經說過。看你面相,該尊貴無限。再者,還希望你不忘我的相助之恩吶。」

「這個自然。你幫我成功,我給你名位。」

丑奴呵呵笑著,「好!果然有成大事的爽利。就這麼定了。我現在帶你去見召烜。」

召烜上次幾欲喪命,回到神尊宮呆了一陣子,又想著凡間熱鬧好玩,只說去凡間做好事救助民苦。就帶上幾個仙差到凡間最繁華熱鬧的汴京去了。

龍悔替召烜找來凡間唱歌跳舞彈琴的女子。召烜喝著酒,看著這些跳舞的女子搖來晃去,扭腰回首,看著看著酒勁上來,就眼花犯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