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也就當他是和無名在打鬧,也沒有再去糾結李初晨是不是和伊莎貝拉發生過什麼事情了。

獄神大人的為人,獄神殿的戰士們都知道。

他在感情這方面,腦子裡就一根筋,只認定孫欣欣一個。

別的女人,無論長得有多好看,身材有多好,但凡是向李初晨表達愛意的,都被李初晨給果斷拒絕了。

伊莎貝拉加入獄神殿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假如李初晨和她有曖昧關係,獄神殿的戰士們早就發覺。

不會等到現在。

所以,大家只當無名是在開玩笑,根本沒往心裡去。

「伊莎貝拉,這邊!」

秦悅然這時使勁朝著伊莎貝拉揮手,她們那一桌,清一色都是美女。

智慧女神雅典娜,神醫秦悅然,天才少女蘇小蠻,曾經的天神金妃兒。

還有影子的妻子,姜妍,她也在。

加上夜妖伊莎貝拉,還有剛剛加入獄神殿的鐘靈兒,以及李初晨剛剛介紹過來的佐佐木田希。

這八個漂亮女人,正好湊齊一桌子。

她們是一個比一個漂亮,一個比一個嬌艷。

八個漂亮的女人,聚在一桌,就像是八朵盛開的玫瑰花一樣迷人。

只不過,這八個漂亮女人,身份來歷都不簡單,獄神殿的戰士根本不敢多看她們。

準確來說,獄神殿的戰士們,也不是不敢看她們,只是出於尊重,自覺不去欣賞她們的美貌罷了。

李初晨作為獄神殿的殿主,他的身份和地位,都是在場最高的。

那怕是上升到獄神國的層次,李初晨在眾人心目中的地位,依然是最高的那個。

在場的戰士們,都不敢和李初晨同台吃喝,也就只有獄神殿的四大長老才有這種膽量。

而且,四大長老在獄神殿的地位,也是極高,戰士們同樣不敢和他們同台吃喝。

他們四人也不可能占著一張桌子。

所以,李初晨一出現,了結大師他們就都站起來,對著李初晨揮手示意。

讓李初晨過去和他們湊合湊合。

正好李初晨也需要讓劍神幫他看看眼睛是個什麼情況?

看到四大長老向他揮手,李初晨就邁開步子,走了過去。

等李初晨走近,劍神就皺著眉頭問道:「殿主,現在又不是白天,沒有陽光照射,你怎麼還戴著墨鏡?」 葛蘭蘭喝完葯后不久,整個人的臉色就變紅了。

這個時候,她捂著肚子蹲在了地上。

「蘭蘭,你感覺怎麼樣?」老葛頭擔憂的問道。

葛蘭蘭臉色有些痛苦的說道:「我感覺肚子有些疼。」

老婆婆看了葛蘭蘭一眼,又看著胡天說道:「神醫,這是怎麼回事呀?」

胡天笑著說道:「你們不要害怕,這個是正常現象。」

畢竟葛蘭蘭懷的孩子也有一個多月了,所以會有一點點小痛苦的。

不過這個倒也問題不大,很快就會沒事的。

過了幾分鐘后,葛蘭蘭捂著肚子,去外面的茅廁了。

老葛頭跟老婆婆想要跟過去,胡天說道:「你們去燒點熱水,等下用熱毛巾給她敷敷。」

「好,好的。」

老葛頭跟老婆婆點了點頭,然後去廚房燒熱水了。

過了大概十多分鐘后,葛蘭蘭就從茅廁里出來了。

這個時候的葛蘭蘭,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而且走路都有些浮虛。

胡天走過去扶住了她,對她說道:「蘭蘭,你躺倒床上睡一覺,等你醒來就沒事了。」

「神醫,我感覺我肚子里的那個東西真的沒了。」葛蘭蘭低著頭,有些悵然若失的說道。

「是啊,沒有了,你以後可以正常生活了。」胡天笑著說道。

葛蘭蘭有些感激的說道:「謝謝你啊。」

「不用謝,我是醫生,這個是我應該做的。」胡天揮了揮手說道。

說著,胡天就扶著葛蘭蘭去了她的房間,然後讓她躺了下來。

這個時候,老葛頭跟老婆婆,兩人用臉盆打了一盆熱水,擰了一條熱毛巾遞給了胡天。

胡天拿著熱毛巾,敷在了葛蘭蘭的額頭上,然後又給她輸入了一些仙氣調理身體。

不一會兒,葛蘭蘭就睡了過去。

胡天示意老葛頭跟老婆婆不要發出聲音,然後三人離開了葛蘭蘭的房間。

到了外面后,老葛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神醫,我女兒沒事吧?」

「你放心吧,她沒事的,只要睡一覺醒來,就跟正常人一樣了。」胡天笑著說道。

老婆婆一臉感激的說道:「謝謝你啊神醫。」

「沒事,不用謝我,你去做點好吃的吧,等蘭蘭醒過來給她端過去。」胡天說道。

「好,好,我現在就去做。」

老婆婆點了點頭,然後去廚房做飯了。

老葛頭這個時候,拉著胡天到了院子里的椅子上坐下了。

他唉聲嘆氣道:「神醫,我女兒今年才二十歲,現在出了這麼一件事,她以後該怎麼生活呀。」

「其實你不用擔心,她應該很快就能走出來了。」胡天笑著說道。

「我女兒我倒是不擔心,主要是村裡的人會說閑話的。」

「畢竟今天早上警察來了我家,這事捂不住了。」老葛頭搖了搖頭說道。

其實老葛頭家的女兒懷孕的事,之前一直是保密的。

就算是前天請神棍過來,也沒有跟他說葛蘭蘭懷孕的事,而是跟他說,家裡有髒東西纏上了自己的女兒。

但是今天警察一過來,村裡的人就知道了,葛蘭蘭被一個髒兮兮的老頭給搞大了肚子。

說實話,這種事無論發生在誰家裡,都會很丟臉的。

丟臉倒是沒什麼,主要是有些村民,會在背後指指點點,讓人非常難受。

像有些膽子小又面子薄的人,聽到閑言碎語,會想不開的。

畢竟人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名聲。

胡天拍了拍老葛頭的肩膀說道:「等蘭蘭醒來再看吧,問問她有什麼打算。」

「也只能這樣了。」老葛頭點了點頭說道。

說完后,老葛頭就從兜里拿出了一包紅梅煙,遞給了胡天。

這種紅梅煙,大概五塊錢一包,在鄉下算的上是很好的煙了。

畢竟在這種山裡的農村裡,大家一般都是抽的旱煙。

很多人家都是自己種一些煙草,然後晒乾了製成煙絲,用來抽旱煙。

胡天皺著眉頭說道:「葛叔,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家裡也沒有什麼好煙,這包紅梅煙你拿著抽吧。」老葛頭很不好意思的說道。

胡天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要你的煙,我自己有煙抽。」

說著,胡天就從兜里拿出了一包中華煙,然後遞了一根給老葛頭。

老葛頭接過中華煙一看,頓時變的有些窘迫了。

他紅著臉說道:「神醫,原來你抽這麼好的煙呀。」

「其實我也是隨便抽的,煙都是別人送我的。」胡天笑著說道。

「哦,難怪你不要我的紅梅煙。」老葛頭笑著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我不是看不起你的煙,而是這煙你自己留著抽就好了,我有煙抽的。」

「好吧,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你了。」老葛頭很不好意思的說道。

「不用感謝的,這是我應該做的。」胡天揮了揮手說道。

老葛頭見胡天不要他的煙,也不收他的錢。

於是他只好泡了一壺茶水端過來。

胡天跟老葛頭在院子一邊喝茶,一邊等葛蘭蘭醒來了。

中午的時候,老婆婆把飯菜做好了。

不過葛蘭蘭還沒有醒來。

老婆婆對胡天說道:「神醫,要不要我去叫蘭蘭醒來吃飯呀?」

「不用,讓她好好休息吧,等她睡醒了再吃飯。」胡天笑著說道。

老葛頭問道:「她還會睡多久呀?」

「不用多久了,很快就會醒來了。」胡天笑著說道。

老婆婆笑著說道:「神醫,你要是餓了,你可以先吃飯的。」

「沒事的,我不餓,等蘭蘭醒來了再說吧。」胡天說道。

「好,那等等。」老婆婆笑著說道。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后,葛蘭蘭就打開房間門出來了。

此時的她看起來臉色紅潤,而且整個人散發著青春的活力,一點也不像有問題的樣子。

她臉上原本的倦色,此刻已經完全消散了,代替的是水色非常好的面容。

看到煥然一新的葛蘭蘭,老婆婆跟老葛頭臉上,頓時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老葛頭有些激動的問道:「女兒啊,你感覺怎麼樣呀?」

「爹,我沒事了。」葛蘭蘭笑著說道:「我感覺自己身體暖洋洋的,渾身都充滿了力氣,挺舒服的。」

「真的啊?」老婆婆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 在生產基地等了沒多久,航空公司負責採購的對接人準時抵達。

雙方一番友好的交談過後,交易合同很順利的就簽了下來。

一般來講,像客機這種大型交通工具,造價高昂,部件精密,購買方都是要經過深思熟慮,各種查驗過後,才會下訂單的。

也因此,正常情況下,每一架客機的交付流程都是很繁雜的。

但因為鯤鵬飛機的直系領導是江山,所以航空公司方面,只是簡單的了解了一下情況,就大筆一揮,採購一百架客機。

這算是江山的人品變現。

縱觀他發跡以來,為國內做出的貢獻,那是相當顯赫的,而且很多都是無償奉獻。

生產品控方面,集團旗下的任何產品,那都是保質保量的。

靠著這兩點,江山樹立了良好的口碑。

國家機關,或者是國企單位,所需要的產品和設備,只要江山這邊有,那都是優先從江山這邊採購的,價格貴點都無所謂。

既滿足了自己的需要,也算是回饋江山這些年的貢獻。

記住網址et

隨著國內經濟的一路向好,江山之前大量的無償投資,也開始慢慢有了回報。

「咱老闆是高人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