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要解釋,已經從他的神色里看出答案的辛晟笑著擺擺手,說道:「你的猜想也有幾分道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倒是有一個線索……」

褚臨沉眼裡陡然一亮,迫不及待地看著他。

「其實我一直在關注你們褚氏那邊的情況,只可惜我的力量都在京都,而且商業場上的事情,我也幫不上什麼忙。不過自從秦舒出事,我就一直在派人密切留意她的蹤跡。大概是一周前,我接到一個消息,燕景的人悄悄從海城運回來一個神秘的箱子,那箱子的尺寸,裝兩三個人進去,不成問題」

褚臨沉認真聽著辛晟的描述,呼吸不自覺得加重,急促起來。

他直勾勾地看著辛晟,目光炙熱地脫口問道:「那箱子被運到哪兒去了?」

辛晟遞給他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搖頭嘆了口氣,說出一個地址:「京都郊外的燕家古堡。」

想了想,提醒他:「你可能對燕家的情況不太熟悉。燕家在京都城裡房產無數,但唯獨這個古堡,才是他們的大本營。外面設有重重防線,看守嚴格,更不必說裡面的布置了。想要進去找人,幾乎是不可能的。」

褚臨沉眉頭微擰,「我明白。」

首發網址et

來京都之前,他已經大致調查過燕家的情況。

這時候,正跟辛寶娥低聲閑聊的安若晴轉過頭來,插了一嘴:「如果是動用京都警察廳的力量,強行進去搜查呢?」

她也很關心秦舒的安危,所以聽到褚臨沉跟辛晟討論這件事情,思緒就不自覺地偏向了這邊。

辛晟伸出手,愛撫地拍了拍妻子的手背,說道:「就算警察廳去找人,以燕家的本事,想把人藏起來還不容易嗎?」

說著,他轉向褚臨沉,「要想確認秦舒是不是在燕家,不能明著來。」

「沒錯。」

褚臨沉點頭,這一點,他和辛晟的想法一致。

「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就儘管開口吧。」

不等褚臨沉說出自己的請求,辛晟倒是先發了話。

他的爽快讓褚臨沉不免有幾分意外,也有點沒反應過來。

「辛將軍,您……」

「那丫頭對我辛家有恩,原本我和若晴一直想認她做乾女兒的,可惜沒能成為一家人,不過她對辛家的恩情還是在的。現在,我們又怎麼能眼睜睜看著她出事?」

辛晟的話說得十分坦誠。

坐在他身旁的安若晴也是附和地點頭說道:「是啊,秦舒這個孩子這麼好,我是真不希望她有什麼意外。」

她生性敏感多愁,說著,眼淚就在眼眶裡打起轉兒來。

這梨花帶雨的模樣看得辛晟心裡一緊,趕忙安慰:「放心,秦舒不會出事的,咱們肯定能找到她。」

辛寶娥也是附和著說道:「是啊,母親,秦舒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在兩人的共同安慰下,安若晴情緒平復了許多,朝褚臨沉看去,問道:「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褚臨沉點點頭,「去燕家古堡找人的事情,我要好好安排一下。另外……」

他頓了下,轉向辛晟,說出自己此行的來意:「秦舒不一定就在燕家,我想請辛將軍幫我留意京都的其他地方。」 第二百七十五章陰謀醞釀

阿美點點頭:

「人早就已經到了,但是為了能夠凸顯他的身份尊貴,我讓他在隔壁藏着,待會兒等老太太出現了之後,再裝作姍姍來遲的樣子。」

安如初聽了這話,忍不住朝着阿美豎起了大拇指:

「不錯呀,在我身邊跟了這麼長時間,越來越聰明了。」

阿美笑了笑,又嘆了一口氣:

「只可惜阿進突然失蹤了,這麼長時間我們怎麼都找不到他。要不然,初兒你還有一個能夠完全信任的人……」

一提起陳阿進,安如初的臉立刻陰沉了下去:

「那個下賤胚子死了才好呢。我不是早就說過讓你從今往後開始,都不許在我面前提他了嗎?」

每次,只要一想起那天跟陳阿進在山洞外面瘋狂的場景,安如初就噁心的想吐。

她的身份多麼的高貴呀!

卻被一隻癩蛤蟆佔盡了便宜,她簡直恨的腸子都青了。

阿美連忙點頭:

「知道了,我以後再也不提了。」

安如初這才滿意的點頭:

「對了,那個糟老頭子平時就邋裏邋遢的,又臟又臭。你得想辦法讓他換一身衣服過來,不然跟個叫花子似的,怎麼去說服別人啊?」

阿美眼神之中,頓時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初兒,你還別說。上次我去找他取葯的時候,他還又臟又臭睡在橋洞下面,跟個要飯的似的。今天我去請他過來的時候,完全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不但洗了澡,還剃鬍子理髮了,看上去還人模狗樣的。」

「不會吧?我聽說他都邋裏邋遢三十多年了,怎麼突然就開竅了?」

「不管這些,反正他換了衣服,也省去了我們不少的麻煩事了。」

安如初點點頭,眼神之中閃過一抹陰毒:

「這一次,有了老太太的幫助,我的計劃一定能夠完美的實施……」

***

二十分鐘之後,墨老太太在權叔的陪同之下,急急忙忙的出現在了VIP病房裏面。

一推開門,就看到躺在病床上,臉色依舊不太好看的安如初。

她目光焦急地朝着四周掃了一圈。

除了阿美之外,並沒有看到其他人。

「怎麼回事?不是說DR艾的師弟會過來嗎?」墨老太太焦急地詢問。

安如初掙扎著坐了起來:

「老太太,您別着急。我剛才已經讓阿美打電話催促了,聽說路上稍微有點堵車。」

說着,安如初就朝着阿美使了一個眼神。

阿美會意的掏出了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催促。

墨老太太坐立難安的等了十幾分鐘,眼看着就要坐不住了。

這個時候,一道沉穩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了過來。

「來了!」

阿美驚喜的低呼一聲,連忙上前去開門。

墨老太太也跟着起身。

一回頭,就看到大門打開,一個穿着唐裝,看上去五十多歲,六十左右的老頭子闊步走了進來。

他精神矍鑠,印堂發亮,五官堂堂。

雖然臉上有不少的皺紋,但是身上穿的一絲不苟。

能夠看出來,年輕的時候,一定是個非常英俊帥氣的小夥子。

墨老太太乍一看,總覺得這個老頭子有點眼熟。

可是,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

「白老師傅,您總算是來了,老太太都等您好久了。」阿美連忙將人請了進來。

墨老太太看着他,單刀直入:

「白師傅,聽說您是DR艾的師弟?」

白浪冷笑了一聲:

「不是。」

「什麼?」

「要不是那個老不死的耍陰謀詭計,我怎麼可能晚他一分鐘拜師入門?按道理說,我才是他的師兄!」

墨老太太滿頭黑線:

這個老頭子,怎麼看上去這麼不靠譜啊?

安如初連忙招呼阿美過去,將自己攙扶了起來,坐到了墨老太太的身邊:

「老太太,您別太在意。一般有才華的人,都是有點個性的。DR艾當初不也是這樣的嗎?」

墨老太太這才點點頭:

「初兒,你把你的病情跟白師傅說了嗎?」

還沒等安如初回應,白浪就率先說道:

「她已經把情況都跟我說了。我這裏倒是有個辦法,不過……」

墨老太太一聽說有辦法,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

「什麼辦法?」

「老太太您也別太着急了,先聽我把話說完。」

「您說。」

「初兒這個病之前沒有先例,所以想要用什麼高科技來解決,耗時太長了。她的血之所以能夠壓制三少體內的病,就是因為她的血液裏面有一種特殊的修復因子。現在這種修復因子跟隨造血幹細胞急劇衰退……」

「白師傅,你能不能說簡單一點?怎麼解決?」

安如初這才連忙給白浪使了個眼神。

白浪會意:「那我就長話短說了。如果你們能夠找到另外血型特殊的人,能夠給初兒補充造血幹細胞,那麼她體內那種修復因子也就可以源源不斷了。她也就可以繼續給三少供血了!」

墨老太太皺眉:「您這話說得,怎麼把我給繞暈了。」

「我打個比方,初兒的身體,現在就相當於一個轉供的機器。有人給她體內輸血,補充造血幹細胞,她才能夠繼續給三少供血。明白了嗎?」

墨老太太總算是聽明白了。

一開始她還滿懷希望的跑過來,現在一聽這話,瞬間就萎靡不振了:

「您這話說得倒是輕巧,真能找到這種人,我們直接讓他給錦城供血不就行了?」

「錯了!話可不能這麼說。只有初兒體內才有能夠壓制三少病症的特殊因子,她的血難求。可是能夠給她供血的人,也許沒那麼難找。普通人的血輸入她的體內,經過加工就能夠變成三少的救命血,這樣的好事,上哪找去啊!」

墨老太太又重新燃起了一點信心:

「那……能夠給初兒供血的人,真的不難找嗎?」

白浪神秘兮兮的從口袋裏面掏出了一張紙,在上面拍了拍:

「老太太不瞞你說,我在過來之前,就已經做好準備工作了。這上面有十個人的名單,都是能夠給初兒供血的人。不過,我費了這麼大的功夫……總不能白跑一趟是不是?」

。 竹林之中,忽然飄起了一縷縷白色的迷霧,將山谷籠罩得像是仙境一般。

「這是……瘴氣!」

長眉真人臉上的笑容陡然僵住。

他剛剛還說是大吉之兆,沒想到,下一秒就被打臉了。

「退!」

長眉真人當機立斷。

瘴氣有劇毒,一旦沾上,必死無疑。

然而,當長眉真人轉過身的時候,才發現身後五十米的地方,也出現了瘴氣,徹底封死了退路。

「快點穿過這裡。」

長眉真人大聲喊道,說完拔腿就跑,準備趁著瘴氣靠近之前,穿過峽谷。

可他只跑了兩步,就停了下來。

因為前方也出現了瘴氣。

此時,他們的前後左右,都出現了瘴氣。

瘴氣越來越多,越來越厚,最後如同雲層一般,鋪天蓋地地向三人逼近。

葉秋冷哼一聲:「老東西,這就是你說的大吉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