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我的方案,來自於後世成熟的對戰競技遊戲設計,就是牛逼啊,換成了華夏風格,更是感覺代入感十足!」

夏宇再次感嘆道。

這麼經典的遊戲,自然要開發出相應的手機端來,今後的手機遊戲,才是真正的主力啊。

當然如此一來,微薄遊戲部門,也會慢慢的向著手機端偏移,畢竟有著後世經歷的夏宇,很清楚手機才是未來。

遊戲開發組的,基本上都有著死宅屬性,尤其是開發出了英雄榮耀,這麼有意思,這麼熱血的遊戲,對於英雄榮耀開發組的成員而言,經常玩這款遊戲,就是必要的工作了。

能夠讓工作和愛好統一,可以說這是大部分人夢寐以求的啊,現在更是可以以加班的名義玩遊戲,想一想就是幸福滿滿啊。

因而現在這個時間點,包括陳玉林這個組長在內,許多英雄榮耀開發小組成員,依舊在配置良好的辦公室內,努力的奮戰著。

當然他們並不是單純的玩遊戲,還需要努力的尋找其中的bug,以及其中平衡點。

這個平衡,既需要其中的英雄,有著相生相剋的作用,每一個英雄都有其閃光點,但是也有著其劣勢,這個劣勢就需要隊友進行彌補。

這款遊戲既要突出玩家的個人競技水平,又要強調團隊精神,甚至團隊的作用,遠遠大於個人的強大的實力。

而且還會有一些英雄,讓低級玩家玩起來,那就是送菜的英雄,讓高手玩起來,那麼就可以成為大殺四方的大魔王,其中的點如何把握,就只能夠通過一次次的數據調整,一次次的實戰演練來進行。

為此甚至陳玉林,還向著夏宇申請過,邀請一些在電子競技方面,有著強大天賦的成員,參加遊戲組的測試,為他們尋找其中的bug。

畢竟有些英雄,即便是數值上,可以理論上推斷出其的上限在哪兒,但是實際操作過程之中,依舊需要人來把握。

這樣一來,那些擁有著強大遊戲競技天賦的高手,就很有存在的必要了。

夏宇自然對此樂見其成,而且他也明白,未來的電子競技將會職業化,成為一門很不錯的職業,電子競技的火爆程度,也越來越火,甚至後面成長起來的年輕人,更是漸漸將其當做一門文化產業。

這也是為何,英雄聯盟實際上國家沒有如何大力支持,但是未來的王者榮耀,卻是有著國家隱晦的扶持的原因,就是因為王者榮耀對於弘揚華夏文化,也能夠起到一定的好處。

雖然有人說王者榮耀之中的英雄,很多是誤人子弟,和歷史上的定位不符。

但是一個古代人物,最起碼先要很多人知道他吧,然後才會漸漸的好奇,因為喜歡某個人物,從而關注這個人物的點點滴滴,最終通過正規的渠道,了解歷史上的人物,究竟是什麼樣的。

畢竟玩遊戲的誰都知道這是虛擬的,但是當他們知道歷史上確有其人的話,那麼自然會慢慢的自己看歷史書,從而了解到真正的歷史上,這個人物是什麼樣的。

這也是夏宇直接要開發一款基於華夏歷史文化背景的遊戲,英雄榮耀的原因,哪怕是他明知道會和英雄聯盟競爭,夏宇也沒有退縮的念頭。

陳玉林很快收到了夏宇的指示,看到需要將英雄聯盟,儘快的開發出威風系列系統手游,陳玉林倒是沒有絲毫急躁,反而是興奮了起來。

夏宇越是要求多,越是要開發出更多的版本,那麼就越說明夏宇對英雄榮耀的重視,那麼自然而然可以得到公司更多的資源支持。

現在不僅僅可以很快在端游發布英雄榮耀,更可以著手立項英雄榮耀手游項目,陳玉林自然是興奮到了極點,動力一下子更加旺盛了。

乘著幾個骨幹,一局結束的時間,陳玉林拍拍手,喊道:「大家先聽一下,有個事要和大家說!」

很快眾人紛紛取下了耳朵上的耳機,看向了陳玉林。

陳玉林帶領小組開發遊戲,其即有一定的管理能力,而且還是小組的技術骨幹之一,因而他在英雄榮耀項目組之中,擁有著足夠的威望。

「老大,什麼事兒?」

「就是啊,老大,剛才正贏了一把,還想再接再厲呢!」

「老大,有事兒就快說吧!」

幾個技術骨幹,紛紛攘攘了起來。

對他們而言,有這點兒時間,多開一把遊戲不香嗎?

陳玉林也沒有生氣的意思,反而臉色潮紅,有些激動的說道:「大家知道嗎?夏總剛才給我發來信息了,讓我們開發基於威風手機的英雄榮耀手游!」

「真的啊,老大!」

「夏總,還要開發手游版嗎?」

…………

頓時幾個技術骨幹一下子興奮了起來,紛紛驚喜的喊道。

當然還有幾個成員,臉色有些遲疑,猶豫了半響,還是有人說道:「老大,手游是不是太低端了,英雄榮耀競技性可是很強的,手游上,很難操作起來吧?」

「這個問題,自然需要大家努力解決了,而且威風智能機可是很強大的,即便是低端機如果單獨優化開發的話,也是足以帶的起來,因而大家只需要解決一些操作上的問題即可!」

陳玉林沉思了片刻說道。

對於威風手機,他自然也是了解的,畢竟這可是集團兄弟公司啊,他們自然極為重視。

因而對於威風手機現在的三個版本,陳玉林都很清楚其性能如何。

有著陳玉林發話,其他人對視一眼,也都沒有問題了,既然技術上沒有問題,那麼操作上的事情,想要解決總是可以找到辦法的!

。 地區預算賽結束后,青學的網球部隊員們又回歸到正常的日常對戰練習中。

這天休息日,池田冰隨便在街上走着,打算買一副球拍……對,他已經加入網球部近一個月,還沒有自己的球拍,這次終於想起來買一個了。

剛轉過街角,一個黑色血條的傢伙從遠處向這邊飛快的跑過來。

「啊啊啊抓小偷啊!」女士的尖叫聲從小偷過來的方向響起,聽起來有點遠。

呦,又一個送上門的。

池田冰挑挑眉,在小偷經過他旁邊的時候「不小心」伸了伸腿。

「砰」的一聲。

小偷五體投地狀當街摔倒在地,摔得不輕,血條都瞬間清空了。

池田冰面無表情的等在原地,想着丟包的人馬上會追過來,結果最先趕來的竟是騎着一輛自行車的桃城。

「啊,池田!」桃城沒想到竟會在這看到池田冰。

「呦~桃城。」他隨意的揮揮手算是打招呼。

「你對教訓人很有一手嘛~」桃城騎在自行車上,用腳踢一踢已經摔暈過去的小偷道。

「還行,順腳而已。」他指指自己的鞋道。

「哈……」桃城看着池田冰的夾腳拖鞋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傢伙的愛好怎麼總像大叔一樣,性格也是……

「喂,偷自行車的混蛋!!」旁邊突然有人插話進來。

桃城扭頭一看竟然是不動峰的神尾。

「啊,你是……你是青學的毒蛇海棠?!」神尾指著桃城說。

「哈?」

「噗!」看着一臉懵逼的桃城,池田冰沒忍住,直接笑出聲來。

「我是桃城武啊!你瞎嗎!!」

「嘖!你這混蛋當街搶我自行車還敢這麼說話!!」

「都說了只是借用一下,我是為了抓小偷啊喂!」桃城理直氣壯的說。

「小偷??」

「……小偷趁你們剛才吵架的時候往那邊逃走了~~」池田冰拿着小偷留下來的女士包包對兩個人說道。

「豈有此理!我一定要逮住他!!」桃城說罷,騎上自行車就衝過去!

「喂!我的自行車啊混蛋!停下來!!」神尾喊叫着憑藉兩條腿追在後面。

池田冰:……這兩個人是小孩嗎?啊,對了,他們還是初中生,腦子中二一點可以理解,真是的,這個世界裏初中生都長得和大學生沒什麼區別了……。

不過他還第一次知道怪物血條清空了還能夠自動回血……似乎是桃城出現的時候開始回血的,剛才逃跑時已經恢復血條的四分之一,真有意思。

又等了一會,一位女士才和著警察姍姍來遲。

只是,這位女士有點眼熟啊,不就是那位迷路的玩家小姐嘛。

「嘿,你的包!」池田拿着那個白色的包包對女士說道。

「啊,你是……」玩家「拉伊娜」一臉驚訝的看着他。

「束手就擒吧!就算現在自首也需要跟我回警察局一趟!」後面跟來的中年警察不由分說走上來,打算送給池田冰一副免費合金連體手鐲。

「啊,等等啊警察先生!他不是小偷啊!」拉伊娜連忙為這位好心的少年解圍。

「小偷往那邊跑過去了。」池田冰淡定的指指小偷逃跑的方向,他剛才選擇站在這裏不動也是因為這裏有兩個攝像頭可以照到呢~。

後面的事情池田冰野沒有很關注,連帶着買球拍的事情都興緻缺缺,乾脆又原路回家去了——隔網運動真的不適合他,毫無衝勁啊。

……

距離東京都大賽的時間越來越近。

青學網球部的訓練日程也分外緊張起來。

此刻的青學網球部的隊伍非常強大,並且會越來越強,手冢堅信這一點。

他對今年青學奪冠的期望信心滿滿,不只是正選隊員們奮力拚搏的精神和不服輸的氣勢,還有池田冰這個怪胎。

相對於其他隊員熱情高漲的訓練態度,池田冰的表現只能說很糟糕,作為一個能夠打敗他的強大存在,在隊內日常訓練中依舊有輸有贏,甚至總是輸給非正選球員(因為非正選球員某冰都已經贏過一遍,任務又不用重複做,於是就正大光明的放水),所有正選都覺得池田冰過於搪塞了。

手冢每次想到這個名字,眉頭都不自覺會皺起來——他不止一次和山崎教練商議這件事,明明擁有這麼強大的戰力卻不思進取,原本他親自出手就是想提點他,然而自己也輸掉了……實在太傷腦筋。

山崎教練心中是有一個人選的,或許池田冰是因為自己過於強大的實力才會對比賽不感興趣,只要找個人打醒他……。

正被兩位青學網球隊的領導惦記着的某冰正趴在教室一角上著英語課,這個世界對他來說甚至不如演藝圈世界有趣,太無聊了~!

「那邊靠窗最後一排趴在桌子上的同學,請重複一下我剛才的問題。」

「……Sir,yourquestionisaboutenvironmentalprotectionandhealth.」他剛才確實沒聽,但這不是還有系統在嘛……

而且,為什麼最近叫他回答問題的老師越來越多了?

「呃,很好,你是……池田冰同學?發音非常完美,請坐。」老師看了半天座次表才找到他的名字,決定回去對其他老師炫耀。

可憐的某冰太久不上學,大概忘了大部分老師都很喜歡能夠回答上問題的好學生。

……

「池田冰,訓練后留下,其他人,收拾好訓練器材,解散。」龍崎教練大聲吩咐著。

「收到!」

「青學!加油!!」

好不容易訓練結束想要溜走覓食的某冰眨眨眼,等在原地。最近因為隊里訓練太頻繁,他都沒空做任務啊。

「池田,你這周六去這找一個叫南次郎的傢伙打一場網球,希望你能夠收穫一些打網球的快樂。」龍崎教練頗有深意的塞給他一張紙條。

「好的,龍崎教練。」

送上門的任務名額,他怎麼好意思拒絕。

不知道是不是系統故意的,不管是玩家資料還是系統資料中,對越前南次郎這個名字都沒有任何記載。

這周六青學沒有安排訓練,所以相對的,池田有極大可能性還會遇到龍馬,龍崎教練心裏算盤打得響亮,不管怎麼說,他都覺得讓這兩個孩子有更多接觸不是什麼壞事……池田也是,到現在在隊里也沒有很要好的夥伴。

至於經歷過的世界時間加起來已經是未知數的某冰會不會真的因此有所長進……就看世界設定了。

……

周六中午吃過飯,池田才拿着龍崎教練給他的紙條前往那個地址。

院子真不小,是有錢人家呀。池田想着,按下門上的通話器:「你好,我受龍崎教練所託,過來找南次郎先生請教……。」

「啊,找南次郎的話,他現在在後面那座廟裏。」

「……啊,謝謝。」和尚嗎?

他繞去那座廟,走進去。

裏面意外傳來熟悉的聲音。

「喂,小子,再快一點啊!你沒睡醒嗎?我快無聊死嘍~」一個中年大叔的聲音。

「煩死了,老爹。」龍馬的聲音。

「……。」阿勒,這……

池田冰循着聲音找過去后,果然看到龍馬同學正和一個光着腳一臉不正經的中年大叔打網球。

龍馬全程被壓制着,很少能夠得分。

池田冰有些莫名的看着這一幕,說起來不愧是競技世界類型的遊戲,連寺廟裏都能有網球場了,自古寺廟出高僧……不對,應該是隱藏BOSS?

而且,那位大叔頭頂上的血條竟然是金色……閃瞎了好不好。

「咦?池田前輩??」龍馬打完一局,拽帽子的時候,終於發現池田冰的到來。

「呦,龍馬君,沒想到這是你家啊。」池田今天穿着普通的運動短褲和T恤,以及一雙運動鞋,依舊沒有帶網球拍(還沒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