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娘們,你狠,夠辣!等老子出去一定要把你摁在胯下,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聽見這種侮辱性極強的話,蘇小冪接連又賞了黑衣人幾個大嘴巴子。

謝東君和影七躲在蘇小冪的房頂上,屋子裏的一舉一動都在兩人眼裏。

「沒想到平常看起來柔弱的蘇姑娘,打起人來這麼狠辣!」影七驚嘆道。

「女人天生心狠手辣!」

這是謝東君長大以來對所有女人的印象,如今又印證在蘇小冪身上。

「主子,這也不能怪蘇姑娘,他們可是辱罵她已故的娘親。」影七在一旁說道。

「閉嘴!」

月光照在謝東君長長的頭髮上,在屋頂上投下了一個俊逸的身影。 丁飛宇看著這嶄新的無用東西,也是很苦惱。

退回去給蘇江雨他們吧,似乎有點不切實際。

可就這麼扔掉,感覺又有點可惜。

他想了一會,說道:「等我有空了,我去找人修修。」

吳雲搖頭嘆道:「還修個啥?直接扔了算了,看不見心不煩。再說,現在這麼忙,哪有時間去管這個。」

「看情況吧。」丁飛宇說道。

「哼哼……」吳雲又開始冷笑了。

丁飛宇可不理會他。

忙碌了幾天。

這一天,吳雲照常來開空調,卻發現那台舊空調竟然沒反應。他用手拍了好幾下,那個電源燈還是沒有亮起來。

這麼熱的天氣里,沒有空調,哪還會有顧客光臨。

他氣得都想踢這空調兩腳。

丁飛宇剛放下買來的菜,見吳雲又生氣了,急忙問道:「怎麼了?」

吳雲真的抬腳踢了空調一下,說道:「這破空調也壞了。」

「啊?」丁飛宇趕忙走出來,對著空調左看右看,卻如何都不能讓這空調正常運行起來。

「這破空調,該壞的時候不壞,到這時候了倒壞掉了,真晦氣。」吳雲依然在罵罵咧咧。

丁飛宇也皺起了眉頭。

這空調,顯然是上次挪動的時候,碰壞了什麼零件。

「怎麼辦?」吳雲問道。

丁飛宇想了一下,說道:「這樣,你現在去買颱風扇,我去找人修空調。」

「這破東西,還能修得好嗎?」吳雲很是沮喪。

丁飛宇笑道:「要修就修那台新的,這台舊的,等遲點,我找個廢品站把它當廢品賣了。」

吳雲沉默了一會,還是贊同了丁飛宇的想法。

兩人兵分兩路。

丁飛宇下了樓,開始尋找維修店。

這年頭,大家都不喜歡舊東西,壞了就直接扔了,導致也沒多少人懂修電器。要找個維修店,可真的有點費力。

不過,功夫不負有心人,他還是附近的一個小小超市旁找到了一個維修店。

那維修店不大,裡面凌亂地堆滿了各種電器。

讓丁飛宇感到奇怪的是,這容不了多少人的地方,竟然還放了張搖搖椅。

維修店的店主,是個三十多歲的人,正光著膀子在修風扇。

丁飛宇也注意到,旁邊還放著好些舊電腦顯示器。

顯然,這家店應該是什麼都可以修的。

丁飛宇走進去。

店主這才抬起頭,問道:「你要修什麼嗎?」

說著,還有肩膀上的毛巾擦了一下汗。

丁飛宇小心地避開地上的電器元件,說道:「我有個空調壞了,你看下可以修不?」

店主又把頭埋下去,邊搗鼓風扇,邊說道:「我什麼都修的,你拿過來我看看。」

丁飛宇心想,這麼大個空調,搬來搬去多麻煩。

他帶著微笑說道:「是這樣的,空調在我店裡,不遠,走路就十多分鐘,你看下,可不可以上門修?」

店主抬起頭,確認丁飛宇不是傻子,這才搖頭說道:「對不起,我這裡的活都干不完,沒空去你們那,你找下其他人吧。」

丁飛宇之前也沒找過人修電器,也不懂這裡面是否有什麼潛規則。硬著頭皮,繼續說道:「我那店不遠的,搬過來太麻煩了,沒多遠的。你過來我店那邊修,最多我給你路費。」

「你還是另找他人吧。」店主頭又低了下去。

天氣炎熱,丁飛宇感覺整個人焦躁了許多。

可又不能這麼空手回去。

他抹了下額頭的汗水,說道:「我那空調都是新的,只是因為一些小毛病,開不了機而已。你幫忙過來看看,耽誤不了你多少時間的。」

店主依然在埋頭幹活,直接不說話了。

丁飛宇拿他沒辦法。

就這麼干站著,的確也太熱了。

他沒多勸,直接回了店。

吳雲早已回到了店,問道:「怎樣了?找到了維修店沒?」

丁飛宇說道:「找倒是找到了,就是那人不願意上門來維修,要我們把空調搬過去。」

吳雲很是不滿地說道:「這麼熱的天,讓我們就這麼搬過去?這又不是拿颱風扇那麼簡單。照我看,我們空調也不要了,買多兩颱風扇吹就行。」

丁飛宇進門的時候,就見到了廳里放著的白色立地風扇。

那風扇左右擺動,吹出來的風倒是不小。

只是,到時候人一多起來,單靠一颱風扇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他說道:「算了,我估計那人晚上應該會休息的,趁他休息的時候,我再去問問。」

吳雲皺起了眉頭,說道:「他們晚上可以休息,我們不行啊,我們都要守著店的。你不會讓我一個人跑上跑下的吧?」

丁飛宇很是無語。

就離開這麼一會都不行。

可他也不好反駁吳雲,只是說道:「行,等我們有空了再說。」

到了傍晚,那熱浪更是逼人。

就連那風扇吹出來的風都是灼熱的。

坐著吃飯的顧客,都大為不滿地說道:「老闆,你們怎麼不開空調啊?熱死了。」

丁飛宇走過去,耐心地解釋起來:「我們空調壞了,還在修。實在抱歉。」

顧客根本不相信丁飛宇的話,指著新空調說道:「你們又不是只有一台空調,壞了一台,就開另外一台唄。」

丁飛宇苦笑說道:「不好意思,那台也是有點小問題,暫時開不了機。」

旁邊的顧客一聽,有點不開心了,說道:「老闆,你也別解釋了。這麼熱的天氣,不開空調,還說空調壞了,做生意不是這麼做的。」

丁飛宇哭笑不得,說道:「不信,你們可以去開開看看,我又沒騙你。」

「不開就不開,別找借口了。」顧客似乎都有點生氣了。

吳雲在廚房聽到,直接走了出來,說道:「我們也熱啊,要真的沒壞,我們早就開了。你不用說這種話的。」

顧客冷笑一聲,沒有回答。

吳雲還想辯解。

丁飛宇推著他的肩膀,把他推回了廚房。

吳雲氣得火冒三丈。

丁飛宇說道:「別生氣了,這麼熱了,你還發火,小心中暑。」

吳雲心裡不服氣,左看右看,最後直接沖丁飛宇說道:「算了,現在是吃飯時間,你趕緊過去找下那修空調的,估計他也在吃飯。這裡,我先看著,你趕緊去,實在忍不住了。」

「那行,我現在過去。」丁飛宇說完,就往外走。

「他要不肯來,你就扛他過來!」吳雲沖他背影高聲喊道。。程昱本來想先多製造和姜小寒的相處機會,等二人慢慢熟絡之後,再向她表露心聲。

姜小寒今天這突然的發問,著實在他的意料之外。因為沒有準備,說起來格外的磕巴。

說完之後,程昱直接都覺得發揮不行。搖搖頭,把腦袋放得更低了。

「好啊。」

聽到姜小寒突然說出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260章答應 唐宇蹲在坑裏檢查腐屍的畫面,實在是過於生動唯美。

玄霸忍不住的多看幾眼,然後就又吐了。

就算是秦素貞,也感覺胃部不舒服,只能走到一旁換幾口氣,不想再多看一眼。

「這下是真有意思了。」

唐宇臉上浮現一抹玩味笑容。

等他從坑裏躍出來,秦素貞就急忙上前。

可是沒等秦素貞問什麼,唐宇的手機卻突然響了。

「不好意思,我先接個電話。」

唐宇摘下手套,拿出手機看了眼後接通,「喂,隊長,我上午回不去……已經從郭家出來了,只不過路上遇到點事情……別緊張,不是修羅門的人埋伏我,是遇到位病人……晚上應該能趕回去,要是回不去,我再給你打電話。」

掛了電話后,秦素貞就笑道:「不說在協助我辦案,是怕黑金剛多想?」

「辦什麼案?」唐宇笑着將摘下的手套放進膠袋裏,「現在只是發現一具屍體,一具普通人的屍體,就算立案也是警察的事情。」

「普通人的屍體?」秦素貞眉頭不由得一皺,「怎麼死的?」

「病死的。」唐宇蹭了蹭鞋底上的泥,沒蹭乾淨,他就彎腰去撿小石子。

秦素貞催促道:「蹭一下得了,快點說正事……」

她話還沒有說完,剛撿起小石子的唐宇,竟然猛然擰腰轉身,手中小石子「嗖」的一聲,向著遠處一片果林破空而去,緊接着遠處就傳來一聲痛呼。

「漂亮,完美十環。」

唐宇手搭涼棚望了眼,而後給自己點個贊。

痛呼聲響起的瞬間,秦素貞三人才反應過來。

「什麼人?」玄霸大吼,轟隆隆的衝出去。

很快,他就提回來一個中年男人,砰的一聲扔在唐宇的面前。

中年男人摔了個七葷八素,搖了搖腦袋才清醒一些,而後就像潑婦一般坐在地上,拍著大腿嗥叫道:「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還有沒有王法了……」

秦素貞沉着臉就要上前,可郭鈺琪竟然先她一步。

啪。

清脆的耳光聲。中年男人被打蒙了,而後就要再次大叫。

啪。

又是一記耳光。

中年男人左右臉頰紅腫,還透著青紫色五指印。

「閉嘴,我們不是警察。」郭鈺琪眼中閃爍著凶光,不知從哪摸出一把匕首,在中年男人面前晃動着,「再敢叫喚一聲,老娘割了你的舌頭。」